我的第一个语文老师

 


  我的第一个语文老师


   1980年的秋天,经过入学考试,我上了小学了。现在的孩子也许觉得好笑,上小学也得考试呀?是的。但那是怎样的考试呢?我觉得那是最公平、最透明、最科学、最能测试出学生素质和能力的,最能考评出学生信心和勇气的一次考试。那是一个天气很好的上午,我记得有好多人参加考试,大概有近三十个吧。可是在我当时看来,三十多个人就算是很多很多的了。大家排好队,挨个走到校园大门右侧的一块黑板前面,做老师即兴命制的考试题。轮到我的时候,我好像并没有感到多么的紧张,因为我记得还有工夫打量一下出题的老师。我早就听说她是一个很严厉的老师,本来还挺害怕的,没想到我从她的眼中感觉到的竟不是严厉,分明是鼓励,嘴角的微笑就是确凿的证明。我考得很好,以优异成绩进入一年级。当我非常激动地将这大好消息告诉家人时,他们笑了,笑得很灿烂。后来我知道,这样灿烂的笑容挂在了近三十个家庭的每一个成员的脸上。这是我上学这么多年来唯一的一次感到我和所有的同学一样,我们都是非常优秀的考试。而主持这次考试的女老师就是我小学的第一位老师姚文婷先生。


    据说她是我们村小学当时唯一的公办教师,也是全村公认的教得最好的老师。教我们的时候,她应该是四十多岁了。因为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个生活画面就是给她拔白发。每当可见的时候,就会有一群小孩子围在她的身边,甚至爬在她的腿上,或者上到她坐的椅子上,用自己的明亮的眼睛用心的发现老师头上的每一根白发。那其中就有我。我总觉得这时候的孩子们最幸福,他们可以为自己的老师做些事情,并且获得老师的赞许,而这样的场面有好多年都不曾看见了。这时候的老师也许是最幸福的,她这时候感觉的好像不是师生之情,而是纯正的天伦之乐。


    上学没多久我就领略到了姚老师的严厉。在我的印象中,我童年的每一次被奶奶打好像都和她有关。每一次都好像是因为作业没做完或是粗心大意错的太多。记得每次她要批评学生的时候,总是表情很严肃,甚至将手中的教鞭举的老高老高。可是直到她不教我的那天,我也没看见这教鞭落在了哪个调皮的孩子身上。但是我们每当想起她那严厉的表情和高举的教鞭时,总是将要办点坏事的念头悄悄的压下,就这样,我们知道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稳稳当当的我上完了小学的前四个年级。后来我听到了她无意之中泄漏的天机——小孩子,打怕不如吓怕。现在想想,这教育理念真是新潮,真是经典。值得我们现在的好些老师好好学习。她对学生的严厉与惩处是以吓怕为目的的,是以学生不敢犯错误为目的的,而不是以惩治学生甚至以清除学生为目的的。这是什么,这就是爱,这才是对学生真诚的关心与爱护。


   想想挺惭愧,同在一个村子住着,由于每次回老家都是慌慌张张的,这么多年来竟很少见到姚老师。姚老师,您现在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