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郑州外国语学校浮利古老师荣获全国语文教学大赛一等奖(来自:郑州教育信息网)















郑州外国语学校浮利古老师荣获全国语文教学大赛一等奖

http://www.zzedu.net.cn  2010-03-30    访问量: 191
 







郑州外国语学校的浮利古老师(左三)在领奖台上


    在日前举行的“2010年全国中学语文课堂教学艺术观摩大赛”中,郑州外国语学校的浮利古老师代表我省参赛,荣获全国一等奖。


    此次大赛于2010年3月27日至29日在历史文化名城山东曲阜举行,由全国中语会主办,全国中语会中学语文课堂教学艺术研究中心和曲阜市教育局承办。来自全国各地的十二位曾荣获各省优质课一等奖的老师同台竞艺,代表我省参赛的浮利古老师讲授了《汉家寨》一课,获得评委和与会老师的高度评价,荣获大赛一等奖。


 


 











(图/文: 郑州外语学校 杨建新 赵军浩 责编:孙晓娜  打印






 

精彩全方位

精彩全方位


 


今天早上,在学校操场,高中二年级进行了军训会操表演。我们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一等奖的第一名!值得欣慰,备受鼓舞!辛苦没有白费,汗水没有白流。崭新的高二22班,在新的学年、新的学期,在全校师生面前有了一个极为精彩的亮相。昨天的一幕幕让我更加难忘。


昨天下午,跑道上。我站在跑道旁边。看着学生不够整齐的步伐,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从小的方面说,我预感到要丢大人,这是我带班经历中从未有过的。从大的方面说,整个班集体的凝聚力还不行,部分同学的人生态度和人生责任感还不行,部分同学对集体荣誉的珍爱和为了集体愿意牺牲自己利益的精神还不行。假如真的一直这样,这个集体必将是一个没有任何希望的集体。我很郁闷。胸中有团说不清楚的怒火。更郁闷的事来了。“这是几个班中练得最烂的班!”一声惊雷在我耳边滚过,我的心被碾轧得生疼生疼。随即,教官领导那飒爽的英姿从我眼前飘然而过。我的心在阵痛。


晚上,七点半。常茂源不在教室。他应该是回去换衣服了。我叫出了李梦璐和体育委员唐东哲。“要利用看新闻前的时间,马上做一个班会。今天教官领导说的话你们也听见了。我相信大家都听见了。一定要问问大家,我们是不是最烂的班。我们今天的训练存在哪些问题。应该如何改进,用实际行动证明我们不是最烂的,而是最优秀的。”我给两位班委布置着班会任务。


“我们是不是最烂的班?”李梦璐在问。眼中含着泪花。确实,作为班长,她为这个集体付出了很多。这个班的大多数同学在高一的时候都是高一十九班的,李梦璐是班长。曾经,是多么的优秀;曾经,获得过太多的褒奖和赞誉;曾经,为自己是这个班级的一员而扬眉吐气;曾经,为这个集体的优秀付出了太多的心血和汗水…‥优秀的集体就像母亲悉心抚养的婴儿,就像鸟儿精心呵护的翅膀,凝聚着同学们的太多的艰难和心力。“不是!”声音整齐,充满着压抑的愤怒。当然不排除个别同学有些为了面子的应付。毕竟他们对这个班级还有些陌生。“我听不见!”李梦璐激动了。“不是!”整齐,响亮,有力,充满了朝气和动力!声音在教室内外回荡。作为班主任,我的心实在难以平静。但是,我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我有事要做。


不少同学自己站出来指出问题,提出想法,这就是集体。我记得很清楚,我相信高二22班的每一个同学都会清楚地记得,也将永远记得,第一个要求发言的是李昂。让我们都来记住这个憨厚、诚实、有着强烈的集体荣誉感的孩子吧。他用自己对班级的热忱在高二22班班级的史册上写下了光辉的一笔。班会在继续着。谈问题,述行为,析根源,想办法。这才是集体啊,这才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


20分钟的班会开得很成功。开出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开出了知耻后勇的士气,开出了用行动洗雪耻辱的决心和信心!作为班主任,我不想说的太多。我做了两点提醒:一、口号喊得更响亮的小技巧。二、明天早上的军训会操是对自己人生态度是否积极的集中检阅!


掌声响起来了。这在我的课堂上很少出现的,尤其是班会课。但是,可以感受到,掌声是真诚的,掌声是自信的,掌声是充满激情的。可以感受到,涌动的激情随着每一个同学那真诚的双手,随着那油然而起的掌声充溢整个教室。随着虚掩的教室门,火热的激情涌出教室,涌向走廊,奔向校园,奔向每一个同学人生的一个个驿站。这是心灵的振颤,这是灵魂的升华!


将近五天的军训结束了,非常的圆满。我们不仅获得了荣誉,而且收获了成长。后者也许更重要。教官有点激动,有点难舍。我快步向前,紧紧握住教官的手,向教官表示了谢意,好些同学也纷纷表示了谢意。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出于礼节的。让我们记住我们的教官吧,他姓祝,祝英台的祝,他自己说的。张续老师给我们照了合影照。


吃过早饭,一个动人的镜头让我不得不把它记录下来。李昂捧着奖状,左看右看,一字一句的念着。眼中满是欣喜和热爱,真的像箍桶匠葛朗台看见了梳妆匣上镀着的黄金。但是,我知道,在李昂看来,这可是要比黄金珍贵得多。对班级的珍爱让我感到很激动。让我们也记住这个动人的镜头吧,它必将成为我们班级成长的宝贵财富,也必将成为李昂人生历程中最珍贵的一页。

我冤!

  冤!


 


 浮利古


 


曾经写过一篇教师要依法执教的文章,面世后,遭到了肯定是教师身份的网友的质疑,甚至是攻击。一位朋友说:“因为你不是教师。”冤!我从教已有十四年之久,应该算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老师了。另一位网友反问道:“如果你是教师……”没有如果,我就是。面对违纪的学生怎么办?我,没什么高见,只有一个拙见,那就是不能用我们自身的违法来对抗学生的违纪。让我痛心的是这样的攻击:“请问你是教师吗?如果是,你也是个虚伪的教师!”好像我真的是教师中的叛徒,抗日军民中的汉奸。我的心痛绝不仅于此,请允许我陈述一二。


首先,教师是人,是国家的公民。公民有守法的义务,作为教师,我们倒可以例外吗?事实情况是,教师偶有的一点不良行为(也许根本谈不上不良)往往会被社会放大。无中还能生出有,小的尚能放为大。如果我们的做法真的和法律相左,你说,我们将会处于何种境地呢?我不是教师中的叛徒,而是教育工作的忠实信徒。我们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处理教育教学事件,正是为了让我们自己不受损,少吃亏,为了我们的教师生涯能够更长久、更平安。必须承认,社会给教师的权力太小,但是要教师承载的内容却太多,。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是绝对的弱者,我们得保护自己。


其次,教师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有引领社会价值的义务。这是人类文明历史进程的自然选择,和你没商量。人们总是要拿这样的标准来衡量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除了自己叫声冤,那冤也只能叫给教师听啊。看看吧!有多少人,大难临头之际,可以自己狂奔逃命,但范某某不行,他是知识分子,他是教师;有多少人,在别人打架斗殴之时,可以高高挂起、不管不问,杨某某不行,问得不到位就不行,他是知识分子,是教书育人的知识分子;有多少人,可以在街坊邻里交往受辱时破口对骂,但是我们不行,不是我们不会,而是我们不能,因为我们是知识分子,是塑造人类灵魂的知识分子,板子总会打在我们的屁股上。“哼,还知识分子呢!”“还人民教师哩!”真是让人哭都找不着地方!这就是社会对知识分子,尤其是教书育人的知识分子的高标准、严要求。就是这样,我们还动辄得咎,还敢作出一点法律不允许的事吗?老师的那十万元赔偿款还不足以让我们警醒,还不足以让我们心痛得滴血吗?


尤其需要说的是,为什么我们对依法治教是如此的反感?我大胆的作些揣测吧。第一,学生违纪让人头疼。学生违反纪律,本当教育,可真的有些学生油盐不进,软硬不吃。怎么办?处理?“违反纪律就处理,还要你们教师干什么?”这是家长。“对学生要充满爱心,要有耐心,要说服教育。”这是领导。有这样的学生,那样的家长,如此的领导,教师怎么办?法律没有告诉我们。于是,为了教育学生,我们怀揣一颗赤心铤而走险。坦诚地说,我也不止一次这样做,但哪一次不是手心攥着两把汗?第二,学校纪律输给人情权势。学生一犯再犯,需要纪律处理时,我们的某些领导向权势或人情投了降。他们投了降,我们倒了霉,教育遭了殃。治不住他们就没有办法教学,怎么办?我们的职业神圣感上去了,职业理智却下去了。问问其他同学,他们赞同我们这样做吗?恐怕也未必吧?而跟这样的学生打交道是多么的危险,有的老师真的没有充分估计到。第三,强烈的正义感和责任心。我们也许真的是嫉恶如仇,哪怕是一点点的小恶。我们真的是为了学生好,是对学生负责,希望每个学生都成人成才。所以,我们看到任何同学犯的任何一点错误都会觉得如临大敌,都会费尽心力,用尽神通的教育他们,期望他能够成为人才。但是,老师,你又错了。我们哪有那样的本事?监狱里的犯人都没有上过学吗?难道他们的老师都没有正义感,都不是认真负责的老师吗?我们的好心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没能收到实效,我们的某些不够正当的手段却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这就是现实。我能理解。


但是我不敢继续这样做,也不想让每一个老师这样做。因为,我怕。怕首先倒霉的就是我们自己。学生会用非法手段对付你,挨过学生打的老师还少么?谁替老师说句话?家长把老师踩在脚底下的事还少吗?哪个不是和自己的儿女同仇敌忾地和你这个是外人的老师作坚决的斗争?这些都是次要的,还可能会有人替我们叫声冤,或者听听我们喊声冤。如果我们真的有些超过法律权限的行为,并且造成了不良的后果呢?我们的好心是不是就真地变成了驴肝肺了呢?我们保护自己的只能是法律,我们怎么能用违背法律,危害自己的代价去教育那些也许连监狱都教育不好的孩子呢?老师,我的境界低,你们会怎么想呢?如果说我虚伪什么的,我也只能叫声冤。如果你认为我冤死活该,那我也只有死不瞑目了,我大睁着两眼看你如何把你的教育之路走下去。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08年12期“名师风采”:痴人追梦

2008年12期《中学语文教学参考》“名师风采”   

    痴 人 追 梦
      


        河南省获嘉县第一中学  浮利古



   十二年前的毕业演讲,我在狂妄之中吐露野心,被人讥为痴人说梦——也敢用十年时间和名师并论!
   话已出口,覆水难收。一向要求自己言必信行必果的我更是如芒在背,唯有奋起直追。师范专科的底子让我丝毫也领略不到初为人师的潇洒与自如。教完每一课后,我都严格对照手边的《名师授课实录》仔细的查找差距,这样更深深地感到自身的不足。孤独的台灯装点了我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的漫漫长夜。因为追梦,所以不再寂寞。
    一部部教育方家的经典巨著,一册册精心撰写的听课记录,一课课面目全非的教学方案,一页页朴实无华的教学反思与心得,一本本真实感悟的读书笔记……一点一滴垫起我人生的崭新高度。我由初中进而教高中,一路顺风,并连续占据高三复习班五年之久。
   前人智慧的润泽使我抬起深埋的头颅,拨开迷惘的双眼。教学改革东风劲吹的时节,我用生命去唤醒生命。学习永远是教师和学生的事,教师永远是学生最好的搭档。我深知搭档难,搭好档更难。不敢歇一下追梦的脚步,思考,探索。寻求怎样才能做好背景,还学生本身以靓丽的风景。
   痴心的追梦一次次刷新我再次起步的原点。论文获奖,文章见报,教师节受表彰,市首届教师岗位技 能大赛一等奖,市高中教学先进奖,市先进教师,县优质课奖,市优质课奖,省优质课大赛第三名……一系列的荣誉和褒奖是我蹒跚追梦之路的路标,是我再次起跳的崭新起点。只要梦想还在,人生必将丰厚而多彩;只要梦想还在,追逐的脚步就不会停下来!

我的第一个语文老师

 


  我的第一个语文老师


   1980年的秋天,经过入学考试,我上了小学了。现在的孩子也许觉得好笑,上小学也得考试呀?是的。但那是怎样的考试呢?我觉得那是最公平、最透明、最科学、最能测试出学生素质和能力的,最能考评出学生信心和勇气的一次考试。那是一个天气很好的上午,我记得有好多人参加考试,大概有近三十个吧。可是在我当时看来,三十多个人就算是很多很多的了。大家排好队,挨个走到校园大门右侧的一块黑板前面,做老师即兴命制的考试题。轮到我的时候,我好像并没有感到多么的紧张,因为我记得还有工夫打量一下出题的老师。我早就听说她是一个很严厉的老师,本来还挺害怕的,没想到我从她的眼中感觉到的竟不是严厉,分明是鼓励,嘴角的微笑就是确凿的证明。我考得很好,以优异成绩进入一年级。当我非常激动地将这大好消息告诉家人时,他们笑了,笑得很灿烂。后来我知道,这样灿烂的笑容挂在了近三十个家庭的每一个成员的脸上。这是我上学这么多年来唯一的一次感到我和所有的同学一样,我们都是非常优秀的考试。而主持这次考试的女老师就是我小学的第一位老师姚文婷先生。


    据说她是我们村小学当时唯一的公办教师,也是全村公认的教得最好的老师。教我们的时候,她应该是四十多岁了。因为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个生活画面就是给她拔白发。每当可见的时候,就会有一群小孩子围在她的身边,甚至爬在她的腿上,或者上到她坐的椅子上,用自己的明亮的眼睛用心的发现老师头上的每一根白发。那其中就有我。我总觉得这时候的孩子们最幸福,他们可以为自己的老师做些事情,并且获得老师的赞许,而这样的场面有好多年都不曾看见了。这时候的老师也许是最幸福的,她这时候感觉的好像不是师生之情,而是纯正的天伦之乐。


    上学没多久我就领略到了姚老师的严厉。在我的印象中,我童年的每一次被奶奶打好像都和她有关。每一次都好像是因为作业没做完或是粗心大意错的太多。记得每次她要批评学生的时候,总是表情很严肃,甚至将手中的教鞭举的老高老高。可是直到她不教我的那天,我也没看见这教鞭落在了哪个调皮的孩子身上。但是我们每当想起她那严厉的表情和高举的教鞭时,总是将要办点坏事的念头悄悄的压下,就这样,我们知道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稳稳当当的我上完了小学的前四个年级。后来我听到了她无意之中泄漏的天机——小孩子,打怕不如吓怕。现在想想,这教育理念真是新潮,真是经典。值得我们现在的好些老师好好学习。她对学生的严厉与惩处是以吓怕为目的的,是以学生不敢犯错误为目的的,而不是以惩治学生甚至以清除学生为目的的。这是什么,这就是爱,这才是对学生真诚的关心与爱护。


   想想挺惭愧,同在一个村子住着,由于每次回老家都是慌慌张张的,这么多年来竟很少见到姚老师。姚老师,您现在好么?

开辟根据地

      我在教育在线上有了一个自己的博客,主要是谈自己在教育方面的一些感受与反思。其中也发了一些关于语文教学方面的文章。作为语文老师,我想应该有自己学科教学的独立的天地。我是语文天地网的老用户了,在论坛上开有专贴——浮利古的自留地。适逢天地网改版,更名为中华语文网,便心有所动,到此开辟一片自己的根据地,以便与各位语文教育战线的同仁交流研讨。


    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是河南省获嘉县第一中学的一名语文教师,教学也有十三个年头了不敢说有多少经验,但教训和感悟总还是有的。参加过省级优质课大赛,得了一等奖。今年暑假,代表河南省参加了首届中语杯全国中学语文教师作文课堂教学大赛,虽说名次位居第三,但是收获还是很大的。希望能借此宝地提升自己,贡献自己的对语文教学的一片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