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床

起  床


秦体帆


  “哐啷”一声,不只是那个缺德的家伙这么缺德,关门这么大声,把我从“梦州”接了回来。习惯性地举起手挽看看我的夜光牌手表,4:35!不是开玩笑吧?起床这么早,谁知道他睡着了没有就又爬起来了!哦,我明白了,一定是那个家伙昨天晚上喝水太多,被憋醒的。嗯,这就对了,哪个神经质的会这么早起床。我此时蜷在被窝了,大脑在进行简单的活动。


   刚才那一声可真够震的!震得我顿时睡意全无,经过刚才的一番惯性思考,我的脑子竟变得愈加清醒了。又看了看表,才四点四十,这可怎么办?这大早的正是睡觉的黄金时间竟然睡不着觉,这个问题看来比较严重啊。起床?不,太异想天开了,太离谱了。哪有人这时候起床的?就是大年初一“起五更”地时候我也没有这么早的起来过。虽然是高三学生,但也不能不要命啊,这么大早的就起床学习,合乎规矩吗?况且学校规定得是5:30学校负责响铃,按时的叫学生起床,这已经很早了,根本没必要再比这还早的起床,何况早起这么多。这么早起来然后上课睡大觉,这不就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愚蠢事吗?想了这么多,我忽然想起刚才那缺德哥们怎么还没回来,能量这么大,难道确是回教室学习了不成?我难以揣测这家伙的思维,不可理喻!我辗转反侧依然难以入睡,瞟了眼窗外——那雪下得紧,狂风正叫得欢,让人有一种身临沙场的感觉。看了之后我条件反射般的蜷紧了身体,将头缩进被窝,这儿真是个好地方!5:30嘛,不急,慢慢等,等另想了这后我再伴着那叫人起床的歌声轻步踏入教室,岂不快哉?这又是学校规定的,一定有科学依据的,照着学校规定的来,这就对了,不要搞特殊!尽享这温暖的30分钟。铃声如期而至,这之前我就憋足了劲儿要一鼓作气,不洗脸不刷牙冲进教室尝尝领先者的滋味,而当我打开门进入教室后,傻眼了。教室里齐刷刷坐满了人,都来这么早,听见铃响了吗?一群不收“规矩”的学生们!


   我的成绩随着月考一起下来了,我又傻了眼。我,困惑,守规矩,也会落后?

寡不敌众,还是以弱胜强

 

寡不敌众,还是以弱胜强


0656


今天下午在11班检查作业,竟然出现了只有两个人做完其他同学没有做完的局面。我感到了一种重压。第一个念头是寡不敌众,第二个念头是法不责众。怎么办?像往常一样检查出一个没做完的就让他站着?可这整整一班人呢?都站着?我不就成了众矢之的了吗?说几句都让坐下?这似乎也不合适。时间紧,容不得我过多的思考。


我环视了一下林立的教室,开始说话:“今天检查的结果大家也都看到了,只有两个同学做完。”显然,有些同学感到不屑一顾,有的同学感到吃惊意外。遗憾的是,我对这两个同学的表扬还很不够,或者说干脆就没有表扬。我接着说:“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首先应该怨我,可能我过去一直灌输的只靠做题学不好语文的观念影响了大家,使大家误以为不做题就可以学好语文了。今天,我郑重声明,但靠做题学不好语文,不做题照样学不好语文。”我这样,先承担责任,首先是缓和了自己的心情和语气,同时也容易被学生顺势接纳。“现在的高考备考一直讲究训练作业化,作业考试化,什么叫作业?就是必须做到有检查有落实,有布置有措施。有了作业没做完就是大家的不是了。我相信,我采取一点小措施是会被所有愿意提高自己语文成绩的同学所理解的。”停了一下,瞅瞅学生的表情。大概他们也认同我所说的话,毕竟没有完老师布置的作业是理亏的。看来,学生并不是是非不辨。“第一,这个作业要在晚自习之前做完。今晚如果上星期五晚上的课就今晚检查,如果上星期日的自习就明晚检查。第二,每天不都想着老师平等吗?今天就平等一回。我站着讲课,所以每完成作业的同学站着听课,也算有所表示。第三,作为惩罚,把《赤壁赋》抄两遍,明天早读检查。”说完,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学生并没有太大的反感,看来我并不是寡不敌众,尤其是紧随其后的《赤壁赋》背诵,整齐洪亮,很好。由此可见,学生们还是愿意展现自己良好的一面的。我相信自己能够以弱胜强,因为我本身并不弱,学生们分明感觉到道理在我这一边。至于最后的结果如何,那就只有等明天了。但愿如我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