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声声慢》文本解读

李清照《声声慢》文本解读

文/浮利古

开篇叠字成为千古绝唱,后世学之者多,成功者少。为什么?试从内容上先分析之。寻寻觅觅,不是寻觅。而是找了又找。这样一种主观故意的、刻意的寻找,一定是在找对自己来讲非常贵重的事物。那么,李清照反复寻觅的到底是什么呢?是恩爱丈夫赵明诚,还是幸福浪漫的往昔生活,还是寡居之后的安稳、幸福与快乐?也许只有其中的某一种,也许兼而有之。这样一种满怀期盼的反复寻觅,最后的结果却是难以言说的失望,乃至于绝望。寻找到的只有“冷冷清清”。本来寻找的是一种温暖、温馨,其实寻到的连一点点温暖都没有,与之相反的是非同一般的“冷清”。因为说的不是“冷清”,而是“冷冷清清”,环境的凄清冷落程度之深重,抒情主人公此时内心的失望、失落、惆怅与愁苦,通过这充满热望的执著寻觅和现实境况的冷冷清清的鲜明对比,表现得充分、鲜明、刻骨铭心、痛彻心扉。“凄凄惨惨”写的既是境况,又是心境,非一般之凄惨,而是凄凄惨惨。“戚戚”则言内心的悲苦与哀伤。这是从内容上来讲,这样一个执著寻觅,而后冷清凄惨的境况,所带给自己内心的“戚戚”哀伤,自然胜过本来就沉浸在凄惨哀伤之中。此小词曲折委婉之特质!

从叠字的运用上来说,还真是有点说不好。“寻寻觅觅”将寻觅的动作形象化、重复化,突出表现了寻觅的执著,寻觅之时的满心期望。“冷冷清清”则写出了这种冷清的深重程度。“凄凄惨惨”由物境入心境,物我交融,是为王国维所言之“有我之境”。王国维说“词以境界为上”。这就有了一种自然交融的意境在,既非空言直白,又非客观再现,这便是词之有境界,有境界的词,便是好词。“戚戚”二字则直言心境,是一种切肤之痛,锥心之痛,是李清照对自己南渡之后生活境况的真切感受,同时也是对自己未来生活的飘忽不定的恐惧与哀伤。这是一种生命体验的总结同时也是生命经验的准确预知带来的深重的悲哀。

如果从用韵的角度来讲。整首词本身押的是入声韵。而这三小句用的每一个字的韵母几乎都是闭口呼韵母。闭口呼韵母所在之字,大概更适合表达抑郁、哀伤之情。而且,“觅”和“凄”“戚”又都是入声字。闭口呼韵母的入声字发出的声音似乎是从口中艰难发出,尚未到位,即吞咽回去一样。这样表达悲咽之情更加合适。

以上是从三个角度试着分析这三句的绝妙之处,不知是否恰当,甚至连正确与否也不能保证,还要继续思考、广泛学习。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乍暖还寒,不是说天气刚刚变暖还有些寒冷,而是说,天气刚才还有些暖和,忽然就又变得寒冷了。“乍”根据《古汉语词典》的解释此处应该是“初,刚”的意思。那就应该是刚刚感受到有些暖和,忽然又变得寒冷了。为什么不是“还有些寒冷”呢?课本的注释将其注为“huan”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个读音的意思就是又回到了寒冷的状态。这说明,天气整体上是比较冷的,暖,只是刚刚感受到,旋即又回到了寒冷的常态。这才是秋天的天气,而刚变暖还有些寒冷,明显的是春天的天气。本词所写内容的节令是非常清楚的。“雁过也”“满地黄花堆积”便是典型的深秋意象。

如此,李清照到底写的是天气,还是心情呢?不排除天气的寒冷基调,但是更多的恐怕是心境的凄凉。偶尔的“暖”从何而起呢?大概是寻寻觅觅之时所满怀的期望吧。期望的落空,幻想的破灭,重新复归戚戚的心情,当然,又重新跌落到凄惨的心境。这样理解,似乎跟语境更加贴切。

这样理解的话,“最难将息”的就不仅仅是身体,恐怕更多的是心情。“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是在突出表现复归寒冷之后,内心凄冷的深刻程度。这种凄冷与绝望带来的愁苦,绝非是借酒可以有所消解的。

这种绝望来自何处?来自寻觅的失落,来自“雁过也”。曾经“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而现在,还有此盼望吗?这鸿雁是旧时相识,是当年替我和赵明诚传书的那只熟悉的鸿雁吗?鸿雁来了,你带来了爱人赵明诚的书信吗?怎么可能?斯人已逝,何来书信?你带来家乡亲人的问候了吗?故土沦丧,家都没有了,家乡的亲人又在何方?这种痛苦与绝望带给自己的是数说不尽的“正伤心”。

这是这首词的上阕。

往外看,“满地黄花堆积”,落花满地,随风而起,随风飘落。能够“堆积”足见落花之多,足见晚风之急。满地落花,枝头黄花尚在否?黄花盛开之时,无人来摘。如今落花满地,枝头残花,有人摘取吗?“有谁堪摘?”问得好凄凉!我能够摘取吗?摘来做什么?斜簪云鬓谁人赏?赵明诚能够摘取吗?往生之人怎能摘?这是一层理解。另一层理解。枝头盛开之时尚且无人能够摘取,如此飘零满地之时,有谁惜取枝头花?这是对自己人生不堪的一种哀叹吗?况,飘摇于枝头之残花,又能够有几时不被西风旋落在地呢?此种国破家亡,生命凋零之悲慨,自是当年“人比黄花瘦”不可相比。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这种“独自”不是一种充满着期盼的孤独寂寞,而是一种独自终老的绝望与悲叹。怎么才能够挨到天黑?这天黑得也太慢了,每分钟都在绝望的孤独中痛苦地煎熬。到晚上就该好些了吧。黄昏时分,细雨绵密而下,“梧桐更兼细雨”,正是秋风秋雨愁煞人!雨打梧桐,点点滴滴,每一滴的声响都是如此之清晰,每一滴之声响都清晰地传入耳中,印在心头。秋风急,秋雨密,缕缕侵肌,声声入耳。在凄风冷雨中,声声滴在梧桐树叶上的雨滴,在提示着什么?提示着词人破国亡家的人生之秋也将如此风雨如晦吗?提示着词人在风雨飘摇的秋天将如何一个人将这些日子一天天地挨过吗?

不知道,说不清,“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是的,这种光景,这种心境,岂是一个“愁”字能够说得尽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