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二)【源自:百度百科】

张爱玲(二)

个人作品编辑

小说

不幸的她》上海圣玛利女校年刊《凤藻》总第十二期,1932年,为作者处女作,(华东师大陈子善考证)。
张爱玲小说

张爱玲小说

《牛》,上海圣玛利亚女校《国光》创刊号,1936年。
霸王别姬》,《国光》第九期,1937年。
沉香屑第一炉香》,上海《紫罗兰》杂志,1943年5月,收入《传奇》。
沉香屑·第二炉香》,《紫罗兰》,1943年6月,收入《传奇》。
茉莉香片》,上海《杂志》月刊第11卷4期,1943年7月,收入《传奇》。
心经》,上海《万象》月刊第2—3期,1943年8月,收入《传奇》。
倾城之恋》,《杂志》第11卷6—7期,1943年9—10月,收入《传奇》。
琉璃瓦》,《万象》第5期,1943年11月,收入《传奇》。
金锁记》,《杂志》第12卷2期,1943年11—12月,收入《传奇》。
封锁》,上海《天地》月刊第2期,1943年11月,收入《传奇》。
连环套》,《万象》7—10期,1944年1—6月,收入《张看》。
年青的时候》,《杂志》第12卷5期,1944年2月,收入《传奇》。
花凋》,《杂志》第12卷6期,1944年3月,收入《传奇》。
红玫瑰与白玫瑰》,《杂志》第13卷2—4期,1944年5—7月,收入《传奇》。
《殷宝滟送花楼会》,《杂志》第14卷2期,1944年11月,收入《惘然记》。
《等》,《杂志》第14卷3期,1944年12月,收入《传奇》。
桂花蒸阿小悲秋》,上海《苦竹》月刊第2期,1944年12月,收入《传奇》。
留情》,《杂志》第14卷5期,1945年2月,收入《传奇》。
创世纪》,《杂志》第14卷6期,第15卷1、3期,1945年3—6月,收入《张看》。
鸿鸾禧》,上海《新东方》第9卷第6期。1944年6月。
多少恨》,上海《大家》月刊第2—3期,1947年5—6月,收入《惘然记》,台湾皇冠出版社,1983年6月。
小艾》,上海《亦报》,1950年连载,江苏文艺出版社,1987年7月。
十八春》,上海《亦报》连载,1951年出单行本。
秧歌》,香港《今日世界》月刊,1954年。
赤地之恋》,香港《今日世界》,1954年。
五四遗事》,台北《文学》杂志,1957年,收入《惘然记》。
怨女》,香港《星岛晚报》连载,1966年,台北皇冠出版社出版,1968年。
半生缘》,1968年,先在台湾《皇冠》杂志刊出,后改名为《惘然记》,收入《惘然记》。
《相见欢》,收入《惘然记》。
色·戒》,台湾《中国时报·人间副刊》,1979年,收入《惘然记》。
浮花浪蕊》,收入《惘然记》,1983年。
张爱玲

张爱玲

(以上三篇约作于1950年,发表时间晚。)
小团圆》(创作于1970年,于2009年2月23日在台出版,4月8日在大陆于北京出版社出版集团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出版发行,引起热议。)
同学少年都不贱》(这部中篇作于1973年至1978年之间,2004年2月台湾皇冠出版社推出了这本小说的正体字单行本。)
雷峰塔》《易经》繁体版(2010年9月在台出版)。
异乡记》出版(2010年12月1日)。
雷峰塔》《易经》简体版大陆发行(2011年4月)。[1]

散文

迟暮》,上海圣玛利亚女校《凤藻》1933年刊。
秋雨》,上海圣玛利亚女校《凤藻》1936年刊。
书评四篇,《国光》第1、6期,1936—1937年。
《论卡通画之前途》,上海圣玛利亚女校《凤藻》1937年刊。
《牧羊者素描》,上海圣玛利亚女校《凤藻》1937年刊。
《心愿》,上海圣玛利亚女校《凤藻》1937年刊。
天才梦》,西风出版社征文,1939年,收入《张看》。
到底是上海人》,《杂志》第11卷5期,1943年8月,收入《流言》。
洋人看京戏及其它》,上海《古今》半月刊第33期,1943年《更衣记》,《古今》第34期,1943年12月,收入《流言》。
《公寓生活记趣》,《天地》第3期,1943年12月,收入《流言》。
道路以目》,《天地》第4期,1944年1月,收入《流言》。
《必也正名乎》,《杂志》第12卷4期,1944年1月,收入《流言》。
烬余录》,《天地》第5期,1944年2月,收入《流言》。
谈女人》,《天地》第6期,1944年3月,收入《流言》。
《小品三则》(包括《走!走到楼上去》、《有女同车》、《爱》),《杂志》第13卷1期,1944年4月,收入《流言》。
《论写作》,《杂志》第13卷1期,1944年4月,收入《张看》。
《童言无忌》,《天地》第7、8期,1944年5月,收入《流言》。
造人》,《天地》第7、8期,1944年5月,收入《流言》。
《打人》,《天地》第9期,1944年6月,收入《流言》。
《说胡萝卜》,《杂志》第13卷4期,1944年7月,收入《流言》。
私语》,《天地》第10期,1944年7月,收入《流言》。
《中国人的宗教》,《天地》第11—13期,1944年8—10月。
诗与胡说》,《杂志》第13卷5期,1944年8月,收入《流言》。
《写什么》,《杂志》第13卷5期,1944年8月,收入《流言》。
《〈传奇〉再版序》,1944年9月。
炎樱语录》,上海《小天地》第1期,1944年9月,收入《流言》。
散戏》,《小天地》第1期,1944年9月。
《忘不了的画》,《杂志》第13卷6期,1944年9月,收入《流言》。
谈跳舞》,《天地》第14期,1944年11月,收入《流言》。
《谈音乐》,《苦竹》第1期,1944年11月,收入《流言》。
《自己的文章》,《苦竹》第2期,1944年12月,收入《流言》。
《借银灯》 1944年12月中国科学公司初版, 收入《流言》。
《夜营的喇叭》《银宫就学记》《存稿》《雨伞下》《谈画》(以上均收入《流言》中,发表刊物及年月不详)
《气短情长及其它》,《小天地》第4期,1945年1月。
《〈卷首玉照〉及其它》,《天地》第17期,1945年2月。
双声》,《天地》第18期,1945年3月。
《吉利》,《杂志》第15卷1期,1945年4月。
《我看苏青》,《天地》第19期,1945年4月。
《姑姑语录》,《杂志》第15卷2期,1945年5月,收入《张看》。
中国的日夜》,收入《传奇》增订本,1947年。
华丽缘》,上海《大家》月刊创刊号,1947年4月,收入《惘然记》。
《有几句话同读者说》,收入《传奇》增订本。
《〈太太万岁〉题记》,上海《大公报、戏剧与电影》1947年12月3日。
《张爱玲短篇小说集·自序》,1954年7月。
《〈爱默森文选〉译者序》1964年。
《忆胡适之》,台湾《中国时报·人间副刊》,收入《张看》,1976年。
谈看书》,台湾《中国时报·人间副刊》,收入《张看》,1976年。
《谈看书后记》,台湾《中国时报·人间副刊》,收入《张看》,1976年。
《〈红楼梦魇〉自序》,台湾皇冠出版社,1976年。
《〈张看〉自序》,台湾皇冠出版社,1976年5月。
《〈惘然记〉序》,台湾皇冠出版社,1983年6月。
国语本《海上花》译后记,1983年10月1日、2日台北《联合报》副刊。
《〈海上花〉的几个问题》(英译本序),1984年1月3日台北《联合报》副刊。
《表姨细姨及其他》,台湾皇冠出版社,1988年。
谈吃与画饼充饥》,台湾皇冠出版社,1988年。
《“嗄?”》,1989年9月25日台北《联合报》副刊。
草炉饼》,1990年2月9日台北《联合报》副刊。[4]

电影剧本

《太太万岁》,1946年。
张爱玲

张爱玲

不了情》,1947年。
哀乐中年》,1949年。
《伊凡生命中的一天》
《情场如战场》1957年(改编),1956年摄制,收入《惘然记》。
人财两得》,1958年。
《桃花运》,1959年。
六月新娘》,1960年。
《红楼梦》。1961年。
南北一家亲》,1961年。
小儿女》,1963年。
《一曲难忘》,1964年。
《南北喜相逢》,1964年。
魂归离恨天》(为电懋影业公司所写,未有拍成)

学术论著

红楼梦魇》,台湾皇冠出版社,1976年。
《〈海上花列传〉评注》,台湾《皇冠》杂志刊出,1981年。

译文

爱默生选集》. 皇冠. 1992年
海上花列传》(汉译英)。
美国现代七大小说家》(与人合译,英译汉)。
老人与海》1987年(英译汉),台湾英文杂志社有限公司、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2)

3文学特点编辑

作品中蕴藏着悲凉情怀
张爱玲的小说,无论结局是好事坏都给人已一种悲凉的感觉。张爱玲文笔冷静,小说常用第三人称即“他”来描写,以一种全知的视角来叙述,小说中虽然没有掺杂太多作者个人的情感,但是感情基调悲凉。如《倾城之恋》中的开头写道“胡琴咿咿呀呀拉着,在万盏灯的夜晚,拉过来又拉过去,说不尽的苍凉故事——不问也罢!”结尾虽然白流苏如愿以偿嫁给了范柳原,但是作者却冷眼说道“柳原现在从来不跟她闹着玩了。他把他的俏皮话省下来说给旁的女人听了。”“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但是在这个不可理喻的世界里,谁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以及呼应开头的胡琴声又响起。战争的混乱使白流苏认识到人的生命在大动荡中微不足道,所有关于爱情的实验到头来都经不过乱世的冲击,白流苏范柳原不过的婚姻,不过是两个战乱中的人对未来的迷茫对生命难以把握的结局。这一切实际上都反应了一种个人情绪:大限来临的惶恐和个人的迷失。[6]再如《金锁记》中一开头从月亮写起,“三十年前的上海,一个有月亮的晚上……”“比眼前的月亮大、白、圆;然而隔着三十年的辛苦路来看,再好的月亮也不免带着凄凉。”小说中的曹七巧用“三十年来戴着黄金的枷,她用那枷角劈杀了几个人,没死的也送了半条命。”然而“三十年前的月亮早已沉下去,三十年前的人也死了,然而三十年前的人还没完——完不了。”
喜用比喻反讽等手法
张爱玲小说的语言最大的一个特色就是大量的运用比喻,对照、反讽、色彩描写等手。
如在《沉香屑—第一炉香》里她曾写到“薇龙那天穿着一件磁青薄绸旗袍,给他那双绿眼睛一看,她觉得她的手臂像热腾腾的牛奶似的,从青色的壶里倒了出来,管也管不住,整个的自己全泼出来了”。这是一段以热牛奶比喻女人臂膊之洁白美丽的绝妙描写。这样的描写既通过读者的视觉来让人感受到乔琪的色迷心窍、蠢蠢欲动的形象,又表现了薇龙的竭力自持却又虚荣不能自拔的心态。
在《金锁记》里,她写道:“她到了窗前,揭开了那边上缀有小绒球的墨绿样式窗帘,季泽正在弄堂里往外走,长衫搭在肩上,清甜的风像一群白鸽子钻进他的纺绸裤缝里去了,哪儿都钻到了,飘飘拍着翅子。”这是人物处于阴沉压抑的环境中,爱情终归破灭的情境。没有大段的铺张描写和渲染,文字精练动人,却将那种伤感表现的非常深入,自然灵动。[7]
如《金锁记》中借七巧的媳妇芝寿眼睛有段描写:“窗外还是那使人汗毛凛凛的反常的明月——漆黑的天上一个灼灼的小而白的太阳。屋里看得分明那玫瑰紫绣花椅披桌布,大红平金五凤齐飞的围屏,水红软缎对联,绣着盘花篆字。梳妆台上红绿丝网络着银粉缸,银漱盂,银花瓶,里面满满盛着喜果。帐檐上垂下五彩攒金绕绒花球,花盆,如意,粽子,下面滴溜溜坠着指头大的玻璃珠和尺来长的桃红穗子。偌大一间房里充塞着箱笼、被褥、铺陈,不见得她就找不出一条汗巾子来上吊,她又倒到床上去。月光里,她的脚没有一点血色——青、绿、紫,冷去的尸身的颜色。”张爱玲喜欢用紫色、金色等浓艳色彩的字眼,而本来代表着高贵富丽的紫色、金色在她的叙述中从来给人的都是一种绝望的凄怆,在艳丽的字眼背后掩盖的是满眼满心的荒凉。这段文字中的玫瑰紫、大红平金、水红、红绿丝、银粉、桃红等等一系列标志着喜庆的富丽的色彩和青、绿、紫等冷去的尸身的颜色相对照,一暖一冷,一艳一晦,一喜一悲,这种鲜明而又参差的色彩对照给人强烈的感官刺激,使人视觉上受到猛烈的冲击,烘托出一种晦暗阴森的气氛,给人以无边的联想,让人感到再美的色彩都只是一种凄凉和了无生气,让人觉得喘不过气的压抑和恐惧。这段色彩分明,描写细微的文字写出了芝寿无边的绝望,使读者对芝寿的悲惨处境给予深深的同情。同时通过芝寿的绝望、悲惨也从侧面进一步的达到塑造主人公曹七巧病态人生、变态心理的目的。[8]
作品主题多描写小人物的悲欢离合
张爱玲自称:“我甚至只是写男女之间的小事情,我的作品里没有战争也没有革命,我以为人在恋爱的时候是比在战争或革命的时候更素朴也更放肆的。”[9]
不管是张爱玲的小说还是散文都是描述那个时代的人们和生活,如《倾城之恋》描写了白流苏在离婚后,因为受不了家里人的不停给她闲气受想通过嫁给范柳原改变现状,最终如愿以偿的故事。《红玫瑰与白玫瑰》通过讲述振保的情史来展示两性之间对恋爱和婚姻的差别。《色戒》是关于王佳芝通过美人意图计杀害汉奸易先生,最后却发现自己爱上了易先生,而放走了他自己却惨遭杀害。
张爱玲的散文虽然不如小说成就高,但是其中的名篇《中国的日夜》通过一个妓女的视角描写周遭的一起。其它作品如《谈音乐》、《谈舞蹈》、《自己的文章》描写的是关于某种事情的看法,但是张爱玲的散文很“散”即使看是议论文的文章,如上面所说的几篇,也没有一个固定的主题和中心,让人感觉全是作者信手拈来。

4人物评价编辑

张爱玲

张爱玲

夏志清高度赞扬张爱玲

1961年,夏志清在其英文代表作《中国现代小说史》,作者发掘并论证了张爱玲张天翼钱钟书沈从文等重要作家的文学史地位,影响深远,尤其对张爱玲倍加推崇。张爱玲一直被认为是通俗小说家,在批评家眼里她“不登大雅之堂”,但夏志清在小说史中给予张爱玲的篇幅比鲁迅的还要多上一倍,他甚至认为张爱玲的《金锁记》是“中国从古以来最伟大的中篇小说”。[10]
迅雨批《连环套》
1944年4月7日,傅雷以迅雨为笔名在《万象》上发表一篇文章《论张爱玲的小说》,评价张爱玲的《金锁记》、《倾城之恋》以及《连环套》这些中短篇小说。他认为,《金锁记》是张爱玲目前(1944年)最完满之作,颇有《狂人日记》中某些故事的风味,应该列为文坛最美的收获之一。但他话锋一转,“没有《金锁记》,本文作者决不在下文把《连环套》批评得那么严厉,而且根本也不会写这篇文字。”遂开始批评《连环套》。[11]
张爱玲看见迅雨的文章后,10月,她在胡兰成创办的《苦竹》里写了一篇《自己的文章》作为回应,“《连环套》就是这样子写下来的,现在也还在继续写下去。”但是结果如如傅雷所料。《连环套》在《万象》连载了6期之后,“逃不过刚下地就夭折的命运”,直到1976年,这篇小说重新被唐文标淘出,收入台北皇冠出版社出版的《张看》。张爱玲在《张看》的自序中承认到“那两篇小说三十年不见,也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坏。”[11]

5人物纪念编辑

话剧《张爱玲》
2010年9月9日,为纪念张爱玲诞辰九十周年的话剧《张爱玲》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话剧《张爱玲》将于10月21日到10月31日登陆北京朝阳9个剧场。[12]
话剧通过张爱玲生命中最重要的6个人来实现某种“还原”———张爱玲的父亲张志沂、一生最爱的男人胡兰成、美国老公赖雅、妈妈黄逸梵、姑姑张茂渊和好友炎樱。国家话剧院“四小名旦”之一的师春玲饰演张爱玲。张爱玲内心的矛盾、坦荡、惶恐,由师春玲演来,仿佛存在于我们生活中很近的地方。而68岁的表演艺术家许还山在《张爱玲》一剧中出演张爱玲的美国丈夫赖雅,表现了一段年龄跨度超过30岁的忘年恋。 


  

音乐剧《张爱玲》
由闫月导演、作曲的音乐剧《张爱玲》,继2010年首演深受好评后,2013年受邀第二届国际女性戏剧节,在5月14日-23日、北京大隐剧场连演10场。
2010年10月21日至10月31日,一部名为《张爱玲》的音乐舞台剧将在北京试演,这是中国第一部人物传记音乐剧,也是第一部以张爱玲为主角的张爱玲相关题材的作品。[13]

6研究书籍编辑

作品名 作者 出版社 出版年
《张爱玲作品欣赏》 李振声、张新颖 广西教育出版社 1994年
初挈海上花:评张爱玲国译本〈海上花列传〉的小说艺术》 陈永健 台湾大地出版社 1997年
《苍凉的海上花:张爱玲创作心理硏究》 王朝彦、鲁丹成 中国地质大学出版社 2001年
临水照花人 魏可风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2001年
张爱玲的广告世界 魏可风 台湾联合文学出版社有限公司 2002年
《张爱玲的风气:1949年前张爱玲评说》 陈子善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04年
  
张爱玲地图 淳子 台湾商务印书馆 2004年
替张爱玲补妆 水晶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08年
张爱玲私语录 张爱玲宋淇、邝文美著,宋以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11年6月
《醉花阴:张爱玲传》 肖辰 九州出版社 2012年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张爱玲的倾城往事 白落梅 中国华侨出版社 2012年

《张爱玲(二)【源自:百度百科】》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