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目标、教学方法和教学内容

教学目标、教学方法和教学内容


 


——读王荣生教授演习魏书生老师的《统筹方法》教学实录


 


郑州外国语学校  浮利古


 


教学内容有预期的教学内容和实际的教学内容之分。预期的教学内容往往表现为教学目标。“教学方法可分解为教师的活动与学生的活动”(王荣生)。就一篇文章来讲,读懂文本内容应该是预期的,同时是实际的教学内容。这一点应该为大家所认可。尽管叶老说“教材无非是个例子”,但是,如果不懂的例子,那这个例子就不起任何作用。基于之一点,语老师执教一节课,理所应当把读懂文章作为教学内容。


魏书生老师在执教《统筹方法》一课时,教学目标中也确实有“读懂全文”,并且把读懂的标志界定为“会说、会写、会用”。从这个角度来讲,老师选定的这一教学内容是应该得到大家认可的。王荣生教授在评这节课时对于这一点有些不同意见。我读教授的文章感觉到并不是对预期的这一教学内容有看法,而是对实际的教学内容和预期的教学内容之间的巨大差距有看法。当然,教授对于魏老师把“读懂”这一个教学内容设定为三个教学目标有不同看法。他认为“上述三个目标,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读懂’。学习成语,即读懂词句;学习图表说明,即读懂图表;所谓‘会说’,即用自己的话复述课文的内容;所谓‘会用’,即用相似的例子来检验读懂与否。把一个目标分割成三个,在阅读教学中造成学习此语、读懂课文、学图表说明的知识和技能这种种互不相干的几个分叉,也就是经常有人批评的‘肢解’”。对于王老师的评述,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第一,教授是同意老师讲教学内容设定是“读懂”的。第二,教授是不赞同老师讲一个教学内容分解为三个教学目标的。认为这样的分解是“肢解”。


老师设定的教学内容,即呈现出来的教学目标,在实际教学中又是怎样的呢?我觉得应该从两个方面来落实。一是从“读懂文章”的师生活动,而是从“读懂文章”的学习效果的呈现手段。在读懂文章的师生活动中,老师和学生的课堂活动主要有如下几个:1 教师创设高效记忆的氛围,学生自看注释,自问自答。2 阅读全文,重点读结尾一段。教师指示学生行为,学生自读。对“读懂文章”的学习效果的呈现有这样几个师生活动:1 教师创设高效记忆的氛围,按内容提问和纠正(记住“烧开水泡茶”的例子)。学生问答,复述相关内容。2  教师提议男女生代表画图比赛(把乙、丙方法转化为图表),男女生画表,同学们评议修改。3 教师提出尝试性内容(用语言转述甲方法的图表),一生转述,师生评议。4 教师鼓励学生七嘴八舌大声说(复述“烧开水泡茶”甲方法),学生七嘴八舌大声说甲例。5 教师等待学生思考(讲述生活中应用统筹方法的实例),评价和引导学生思考的方向,学生思考或讨论,主动发言讲述。除此以外,课堂上的师生活动还有一个,教师让学生先猜后默写统筹方法。整节课有8个明显的师生活动,其中一个知识记住,既不是读懂,也不是检验读懂。其他七个师生活动,五个在检验学生是否读懂,只有两个在引导学生读懂。仔细辨析这两个师生活动,就会发现,在帮助学生读懂上,这两个师生活动都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记住两个成语的意思不等于懂得这两个成语在文章的意思。把文中最重要的信息记住,甚至默写出来大概是在为读懂打基础,也不是读懂本身。如果这样来看,整个让学生读懂文章,帮助学生读懂文章的师生活动就找不到了。那么,是生是如何围绕教学内容进行课堂活动的呢?有人说,不时有五个师生活动在检验学生是否读懂了吗?不错。可是如果我们仔细审视一下这节课,就会发现,这五个所谓的检验学生是否读懂的师生活动,实际上不是是否否读懂文章,而是读懂文章中的一个大家一看就懂的例子。对于文章的核心信息和阅读中难点,师生活动却没有任何体现。想到这里,我们就可以问问自己,通过我们对这节课的观察,学生通过课堂堂教学,有了什么样的长进或变化?如果教学行为不能影响到学生的成长,哪能说这样的教学行为是有效的吗?


通过阅读教授的评析和我自己的思考,我想可以这样总结一下。教师在准备一节语文课时,应该把帮助学生读懂文章确立为自己的教学内容,但并不是唯一的教学内容。将这些教学内容表述为合宜的教学目标。围绕这些教学目标设计相应的师生活动。将这些师生活动有机的排序,这就涉及到教学程序的安排的问题。如果教学目标不能直接体现教学内容,那这样的目标肯定是不合适的目标。如果课堂上的师生行为为不能为达成目标服务,那这样的师生行为一定是低效甚至无效的教学行为。所以,语文科备课的第一要务是确定教学内容。如果这样来考虑语文科的话,语文教学对于学生的影响才是切实有效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