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语文教学缺少了什么

 

当前的语文教学缺少了什么


———读刘国正先生的《实和活》


 


现在的语文教学与过去相比虽然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总觉得少了不少的东西。读了刘国正先生的这篇文章,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开始明朗化,即我们当前的语文教学,尤其是高中语文教学,特别是文学作品的教学,缺乏的正式学生语文基本功的训练。即谈不上实,更谈不上活。


先说课堂教学。首先是老师对新的课改精神的误读,认为课堂上以强化基本功就是强化、突出了工具性。我们必须清楚,新课标对语文学科的定位并没有否定语文的工具性,只是在突出工具性的同时,提醒人们也要重视人文性。再一点是高中语文教师认为基本功的训练是小学、初中的事,不属于高中语文教学的内容。试看今日之高中语文课堂,有几堂课是在训练学生的说和写?充其量是训练了老师的讲,利用了学生的听,打着提高学生素养的旗号,干着对学生语文能力的提高并没有多大用处的事。能过并且敢于让学生在课堂上识字、辩词、造句的语文课又有几节呢?有人认为这是小儿科,我却觉得,这是我们语文学科教学的根基,是我们教给学生的语文方面的看家本领。基本功不牢靠,如何提高,怎样拓展?引领学生品味作者语言运用在表情达意方面的艺术和技巧,教会学生学习作者运用语言的本事,这真的是我们语文教学的应有之义。语言的魅力的展现正是学生对文章情感和价值观的认同,离开了作品语言就是离开了作品本身,离开了作品本身,那么对学生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影响又从何做起呢?我们的老师往往容易揪住树叶儿忘了树干,只注意了树叶的鲜嫩活跃而没有注意到树叶从什么地方来,又到什么地方去。第三,恐惧训练。认为训练就是做题,做题就是题海战术。孔夫子教育我们要“学而时习”,我们的老师却领着学生学而怕习,学而不习。不可否认做练习时训练的一种形式,只要把握得当,那和题海战术绝对是两码事。先生在文中提到了老师针对训练应该树立正确的思想观念:教师提问,学生回答,这就是说的训练;要学生到黑板上来写字,那就是写的训练,也是写字的训练;教师讲话,让学生听讲,那就是听的训练;学生朗读课文,这就是读的训练。这样就把整个课堂变成了学生练的场所。不能认为只有给学生布置联系题才叫练……总之,学生一动口一动笔,教师就得注意,看他是不是合乎语文教学的要求。假如整个课堂上凡是运用语言的地方,我们都不轻易放过,随时注意鼓励学生的优点,纠正他们的毛病,那么学生练的机会就增加了,训练的方式就活了。我想,一位教师应该把学生在课堂上有效动口动手的时间作为衡量自己课堂教学成败的一条重要标准。我们的语文课堂教学缺的就是实实在在的语文训练。有人也许会说,高三的语文课,尤其是复习课够实在了吧,全是习题,全是训练。从实的角度来讲,高三的语文教学容易做到,但是却往往招人烦,惹人厌。不仅学生烦,教师自己也烦。这又是为什么呢?我觉得,我们又在“活”字上有所欠缺。至于高三语文训练课如何活,我人为方法很多,研究得越多方法就越多,而我们惯用的就是学生做题,老师讲题,讲完了事,甚至有的老师还仅此一招。提一个建议,在语文基础知识及运用方面,我们能不能把语文训练生活化。在讲解的方式方法上,我们能不能该换一下只有老师讲的方式。比如让单个的同学讲,由小组研究后讲等等。假如能够根据不同的训练内容在方式方法上灵活一些,我们的高三语文课也许不会那样面目狰狞,我们的语文学习也不会收获离付出那么远。一句话,我们的高一高二语文教学在根本上下的工夫还很不够,丧失了“实”,也就很难有“活”的价,。方式的变化只能表现出一种浮躁、喧嚣与热闹。要么“空”,要么“花”。我们高三的语文教学往往引起单一的“实”而令人生厌,效果不佳。


再说,课外活动。省级重点高中的语文课外活动怎样,我没有办法得知真情,一些经验介绍类的文章,我是不敢轻易相信的。像我们学校这些县级中学,语文课外活动是少之忧少。套句时髦的话说,语文课程资源的开发利用在课外几近于零。各种比赛,几乎没有。写日记?老师要像黄世仁逼租那样的催交。因为数理化作业多而又多,做那题目见效很快,写一年日记作文能长几分?老师你能保证我写一年日记或认真写三年日记作文一定在多少分之上吗?谁敢?我是不敢。为了分数,我们的语文哪里还有课外?先生讲的,我也只能想想罢了。


   课内华而不实,或实而不活,课外则几无立锥之地,我们的语文教学将如何在夹缝中求生存,先生的文章对我们应该很有意义的启发与引导。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吧,我总是相信,试试就能行,争争就能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