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冤!

  冤!


 


 浮利古


 


曾经写过一篇教师要依法执教的文章,面世后,遭到了肯定是教师身份的网友的质疑,甚至是攻击。一位朋友说:“因为你不是教师。”冤!我从教已有十四年之久,应该算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老师了。另一位网友反问道:“如果你是教师……”没有如果,我就是。面对违纪的学生怎么办?我,没什么高见,只有一个拙见,那就是不能用我们自身的违法来对抗学生的违纪。让我痛心的是这样的攻击:“请问你是教师吗?如果是,你也是个虚伪的教师!”好像我真的是教师中的叛徒,抗日军民中的汉奸。我的心痛绝不仅于此,请允许我陈述一二。


首先,教师是人,是国家的公民。公民有守法的义务,作为教师,我们倒可以例外吗?事实情况是,教师偶有的一点不良行为(也许根本谈不上不良)往往会被社会放大。无中还能生出有,小的尚能放为大。如果我们的做法真的和法律相左,你说,我们将会处于何种境地呢?我不是教师中的叛徒,而是教育工作的忠实信徒。我们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处理教育教学事件,正是为了让我们自己不受损,少吃亏,为了我们的教师生涯能够更长久、更平安。必须承认,社会给教师的权力太小,但是要教师承载的内容却太多,。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是绝对的弱者,我们得保护自己。


其次,教师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有引领社会价值的义务。这是人类文明历史进程的自然选择,和你没商量。人们总是要拿这样的标准来衡量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除了自己叫声冤,那冤也只能叫给教师听啊。看看吧!有多少人,大难临头之际,可以自己狂奔逃命,但范某某不行,他是知识分子,他是教师;有多少人,在别人打架斗殴之时,可以高高挂起、不管不问,杨某某不行,问得不到位就不行,他是知识分子,是教书育人的知识分子;有多少人,可以在街坊邻里交往受辱时破口对骂,但是我们不行,不是我们不会,而是我们不能,因为我们是知识分子,是塑造人类灵魂的知识分子,板子总会打在我们的屁股上。“哼,还知识分子呢!”“还人民教师哩!”真是让人哭都找不着地方!这就是社会对知识分子,尤其是教书育人的知识分子的高标准、严要求。就是这样,我们还动辄得咎,还敢作出一点法律不允许的事吗?老师的那十万元赔偿款还不足以让我们警醒,还不足以让我们心痛得滴血吗?


尤其需要说的是,为什么我们对依法治教是如此的反感?我大胆的作些揣测吧。第一,学生违纪让人头疼。学生违反纪律,本当教育,可真的有些学生油盐不进,软硬不吃。怎么办?处理?“违反纪律就处理,还要你们教师干什么?”这是家长。“对学生要充满爱心,要有耐心,要说服教育。”这是领导。有这样的学生,那样的家长,如此的领导,教师怎么办?法律没有告诉我们。于是,为了教育学生,我们怀揣一颗赤心铤而走险。坦诚地说,我也不止一次这样做,但哪一次不是手心攥着两把汗?第二,学校纪律输给人情权势。学生一犯再犯,需要纪律处理时,我们的某些领导向权势或人情投了降。他们投了降,我们倒了霉,教育遭了殃。治不住他们就没有办法教学,怎么办?我们的职业神圣感上去了,职业理智却下去了。问问其他同学,他们赞同我们这样做吗?恐怕也未必吧?而跟这样的学生打交道是多么的危险,有的老师真的没有充分估计到。第三,强烈的正义感和责任心。我们也许真的是嫉恶如仇,哪怕是一点点的小恶。我们真的是为了学生好,是对学生负责,希望每个学生都成人成才。所以,我们看到任何同学犯的任何一点错误都会觉得如临大敌,都会费尽心力,用尽神通的教育他们,期望他能够成为人才。但是,老师,你又错了。我们哪有那样的本事?监狱里的犯人都没有上过学吗?难道他们的老师都没有正义感,都不是认真负责的老师吗?我们的好心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没能收到实效,我们的某些不够正当的手段却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这就是现实。我能理解。


但是我不敢继续这样做,也不想让每一个老师这样做。因为,我怕。怕首先倒霉的就是我们自己。学生会用非法手段对付你,挨过学生打的老师还少么?谁替老师说句话?家长把老师踩在脚底下的事还少吗?哪个不是和自己的儿女同仇敌忾地和你这个是外人的老师作坚决的斗争?这些都是次要的,还可能会有人替我们叫声冤,或者听听我们喊声冤。如果我们真的有些超过法律权限的行为,并且造成了不良的后果呢?我们的好心是不是就真地变成了驴肝肺了呢?我们保护自己的只能是法律,我们怎么能用违背法律,危害自己的代价去教育那些也许连监狱都教育不好的孩子呢?老师,我的境界低,你们会怎么想呢?如果说我虚伪什么的,我也只能叫声冤。如果你认为我冤死活该,那我也只有死不瞑目了,我大睁着两眼看你如何把你的教育之路走下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