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时报》“中原课改名师”:教学大赛中走出的年轻人

教学大赛中走出的年轻人


□ 本报记者 代修鹏/文图


8月7日,立秋。34岁的获嘉县第一高中高三班主任浮利古在自己任教的学校,也是自己高中母校的办公室里向记者坦露着自己的心迹,和学校领导、同事一起讲述他“浴火重生”般的成长历程。


教研大赛:改变他的人生轨迹


2005年10月21日,发生了一件改变浮利古人生轨迹的大事。这件大事,就是他代表新乡市参加河南省优质课大赛。虽然事情过去很久了,但在“教育随笔博客”里,浮利古详细地描述了大赛的多个环节,时间上他精确到了分。他对这件事给出这样的定语:一辈子都比较重要的。


浮利古回忆说,市教研室要启用县城的老师参加省级大赛,令人感到意外,自己感到了无以言说的温暖。他心里想,县里的老师代表市里去作课,教研室领导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的,一定要为县里的广大农村教师争口气。


“紧张的准备工作开始了:第一次试讲中,高中部所有语文老师人人备课、人人听课、人人发言。有的老师谈自己的设计,有的指出字的笔顺,有的说课题的板书楷行不一,有的说板书的设计不尽合理,等等。每个人都在贡献自己的想法,这使我感受到了集体的温暖,感受到了老教师的无私,感受到了年轻教师的诚恳,感受到了农村教师特有的纯朴。”浮利古说。


之后,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一直试讲了六次……教研组长评点、校长评点、教育局长评点、市教研室主任评点……否定、肯定,再否定、再肯定……赛一次课,脱一层皮。可正是因为脱了一层皮,才使浮利古获得了新生。


大赛上,浮利古以14年冷板凳上“坐”出的教学内功、从专家那里学来的教学理念、精巧的教学设计、娴熟的教学技巧,赢得了广大听课教师的好评。最后,他以总分第三名,现代文阅读教学第一名的优秀成绩荣获大赛一等奖。


2007年7月29日,省教研室专家在反复听课比较的基础上,推荐浮利古代表河南省赴北京参加全国中语会主办的首届“中语杯”全国中学语文教师课堂作文教学大赛。这次,浮利古再次在大赛中展现个人教学风采,荣获了二等奖。


浮利古坦露,如果说在2005年的省优质课大赛上,自己想得更多的是获得荣誉,那么,在2007年的“中语杯”上,自己思考更多的是通过比赛平台看到全国高中语文教学的现状,同时看清楚自己的差距和不足,还能结识一些知名的学界专家。


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这句话放到浮利古身上恰如其分。“出了名”的浮利古,自然受到各界的关注:学校委以重任,教研杂志约请做封面人物,甚至有省、市名校向他抛出橄榄枝……然而,浮利古没有感到春风得意,反而更像一个苦行僧,他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教师,自己的职业理想还很遥远,专业成长道路还很漫长。他把教育当成了事业,所以,别人说他很苦,他只是笑一笑,认为这才是最大的、最真的幸福。


教育信念:板凳坐得十年冷


说起浮利古,获嘉县一高的学校领导和教师惊人一致地提到他的一个特点:好学。“办公室窗前的夜半灯光”是对他读书生活的高度概括,是大家公认的浮利古生活形态之一。据说,这样的认识,是从1994年浮利古刚到这所学校时就开始的,距今已整整14年了。14年来,浮利古在自己认准的教书路上,扎实地走着每一步,甘于埋头坐好冷板凳,一心钻研教法、学法。


提到讲课,浮利古提及自己给学校领导和老师上第一次汇报课的事情。那是刚上班的第一个学期,精心准备之后,他满怀信心地讲,满以为会受到赞扬,可是,全体老师的评价是:这节课,学生基本上没有任何收获。这一反馈,极大地刺激了浮利古,他陷入深思。


通过研读教育学和心理学方面的著作,浮利古寻找怎么教和为什么要这样教的道理。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他着手研究阅读教育教学理论和语文学科理论专著。像《和教师的谈话》《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魏书生教育文选》《教师如何作研究》《听李镇西老师讲课》《叶圣陶教育论文集》《陶行知文集》等教育教学理论专著,他常备案头,仔细研读,汲取营养,撰写心得。认真研读《孟子译注》后,他写下两大本内容新解。


多年来,浮利古坚持自费订阅《语文报》《语文学习》《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教学》,研读每期内容,并撰写数十万字的读书笔记。就这样,浮利古得以把魏书生、于漪、钱梦龙、宁鸿彬、李镇西、杨初春等大家的具体做法和语文教育思想引入自己的语文教学实践。在实践中总结,他把先进的思想和具体的教学实践相结合,从而形成了自己激情洋溢又沉稳深刻的教学风格。


教学思想:从重分数到重“成人”


刚开始教学,浮利古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教育思想,有的只是教育干劲。他只有一个想法,教出个好分数,让同仁承认,让学校承认。1997年和1998年,他连着送了两个毕业班,成绩还很不错。


“我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和学校的承认,但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回顾我的语文教学之路,明白了学生成绩的取得是以失去欢乐、失去对语文的热爱为代价的。虽说我博得了喝彩,但是我高兴不起来。”


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下定决心,分数要,学生的快乐也要,学生对语文的热爱还要。现在,浮利古有了自己的“生态语文”理念雏形:尊重语文,科学学习;和谐发展,突出个性,为学生的终身持续发展奠基。


他认为,语文老师应该告诉学生什么是语文,语文能干什么,语文和其他的学科有什么不同,明白用什么样的方法学习语文。语文自有其本性,我们应该顺应她;语文自有其灵性,我们应该尊重她。


对语文学习方法,浮利古曾经写过这样四句话:琅琅书声回课堂,涵咏功夫兴味长;熟读精思勤感悟,实践操练武艺强。语文早读课上,他让学生学会背诵,鼓励学生动手多写。每节课的前十分钟,他都请同学大声诵读。作文训练课上,他有意培养学生说的能力。对于经典名著,他让学生精心玩味,做到举一而反三;对传世名段,他“诱惑”学生不背熟誓不罢休。


在教学中,浮利古经常细读教材,做二次开发。读《过秦论》,对“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提出质疑,经过仔细研究认为此句的翻译不合情理,他引导学生讨论,教给学生如何揆情度理,在具体的语言环境中提高翻译句子的能力。这既培养了学生不迷信书本、不迷信权威的科学精神,又在具体的运用中深化了学生对语文知识的认识。


教室小课堂,社会大教室。寻语文之“根’而努力学习,重语文之道而打好精神的“底”,这是浮利古一直探索的。他认为,如果其他学科让学生成为“匠”,语文就应该让学生成为“人”;如果其他学科让学生有知识,那么语文就是让学生有文化。


教育交流:不放过每个学习的机会


浮利古说:“每次公开课,每次赛课,水平都会提升。公开课的意义在于磨课,在于磨课中你获得了什么。作为公开课的受益者,每一次作课后,我都感到自己的进步。每次上完课后,各位老师的评课指点使我明白了问题所在,明确了下一步努力的方向,在平时的教学实践中努力改进。我把公开课当成是考试,磨课的过程就是强化复习。”


浮利古喜欢读书,并喜欢思考。在读书,尤其是教育教学和语文学科方面的书刊的时候,对于文章讲的内容,他都要在大脑中好好地过一过,看能不能够想得通。想不通的地方有哪些,为什么理解和人家的不一样,自己的理解有问题吗?浮利古形象地说他是把书本内容放在大脑的砧板上,用生活实践来反复锤炼。


早在10年前,浮利古的领路人——获嘉县一高的岳修全老师就告诫他,上完一节课后,要及时反思,浮利古在一个班上完一节课后进行反思,到第二个班及时作出修正和弥补。一课书上完了,认真地回顾一下看上得顺不顺,不顺在什么地方,以后可以有什么样的改进。他认为,能够反思自己的教育教学行为,实际上就是以研究的眼光来审视自己的教育教学生活,审视的结果是眼睛更亮了,思路更清了。与此同时,他开始记录自己的教育生活,记录自己每一天的生活,站在教育的视角,用研究的眼光来审视每天的生活。


2006年的3月24日,浮利古在教育在线开通博客——浮利古教育随笔。读书心得、教学困惑、教育反思、学生习作、生活感悟……一点点积累起来,成了他的成长基地,他用博客审视教育、反思教育、总结着教育。为了和专家和老师们更好地交流,他在教育在线和人教网、三槐居等教育网站开专贴讨论问题。


谈到专家引领,浮利古先一方面向身边的特级教师岳修全和银长海学习,一方面登陆网络的教育论坛,和全国的名师专家交流沟通。只要听说有专家报告,浮利古就创造机会去听,早早地去找个好座位,作好认真听讲的准备。南开大学的徐江教授,省教研室孟素琴、丁亚宏,市教研室宋伟富都是他的良师。现在,浮利古正在联合虞城县的代昆鹏和襄城县的王自成等几位从大赛中走出的“草根名师”,准备组成研究共同体,利用网络和现实平台开展语文教研活动。


这个秋天,浮利古将和学生一起第一次走进高中新课改,他说,新课改对于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都是一个新挑战,不过把学生培养成真正的人才是自己不变的目标。正像有人送给他的那句:浮名虚利当做古,教书求真本为人——浮利古,教真人——这也许就是浮利古努力的方向。

发表评论